真人龙虎斗网站

中国石油
首页 > 大发
舌尖上的“油味”
打印 2019-11-18 16:40:46 字体: [大] [中] [小]
  【档案】
  朱天日,1949年出生,祖籍黑龙江密山,1973年转业分配至大庆油田第四采油指挥部,担任过采油工、注水工、拖拉机手、宣传干事等职务,2009年退休。
  朱天日担任通讯报道员期间,用相机记录了当时一线员工的生产和生活状态,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采访对象: 朱天日 采写:本报记者 王志田 通讯员 苏伟
  “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说起铝盔,人们很自然地就会想到《我为祖国献石油》那豪迈的旋律。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看似普通的铝盔,在石油会战时期的大庆油田,竟是许多老会战的用餐工具——饭盒。据说,后来北方人盛饭用的“盔子”,就是由它演变而来。
  从铝盔、茶缸子到盔子、二大碗,从靠野菜充饥到“五两保三餐”,从“野菜包子黄花汤”到土豆咸菜窝头玉米糊,再到高粱米饭、玉米面粥,无论盛饭的工具如何变化,有一点始终没变,那就是老石油人舌尖上品尝的“油味”。
  “常常用沾满油渍的老茧手抓起饭就吃,端起水就喝,老会战舌尖上‘油味’十足,却唯独少了营养,他们是常年不识肉滋味呀。”半辈子从事油田宣传报道工作、采访过许多石油老会战的朱天日告诉记者,与现在人吃得饱还要有营养、吃得好还要有滋味比起来,老一辈石油人不求别的,一求吃饱肚子好会战,二求“小开荒”保“大会战”。
  吃饱肚子好会战
  都说民以食为天,大庆石油会战初期,粮食定量低,工人们吃不饱,最严重时“五两保三餐”,靠野菜充饥,靠“野菜包子黄花汤”改善。看到自己的钻工饿着肚子打大钳、提卡瓦,时任大队长的王进喜常偷偷落泪。因此,他上井从不忘记背上炒面袋,不多占钻工们一两粮食。当上级决定开荒种地时,他举双手拥护,立即组织人马开荒种地,大搞农业,并提出口号:一定要让工人们吃饱肚子好会战!
  那时,蔬菜紧缺,冬天全靠土豆、咸菜补充会战职工体力。为了给钻井工人补充营养,王进喜组织家属管理站的姐妹们除了种植玉米、黄豆等粮食作物外,还开垦出菜地,种上了土豆、甜菜等蔬菜。每到秋收季节,望着又白又大的甜菜堆,家属姐妹们脸上笑开了花。
  “小开荒”保“大会战”
  搞钻井的为啥要开荒种地?朱天日引用那些老石油会战的原话说:“为了坚持会战,忍饥挨饿的‘老铁们’可是吃尽了苦头。有的卖了手表、杯子,换点东西吃,有的到老乡家里去找土豆、拣白菜帮……正因为这样,大队长王进喜才积极倡导组织小开荒,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吃饱肚子保会战。”
  说干就干。王进喜拿着铁锹带头走进荒草地,大家也操起铁锹、镢头跟上去,大庆石油会战时期老钻井二大队农副业队就这样诞生了。铁锹开荒毕竟慢,王进喜借来拖拉机,一口气开了300亩生荒地,适时种上大豆和玉米,再在人工开出的100多亩地里,种上萝卜和白菜。
  1961年,经过大半年开荒建设,500多亩的庄稼长势喜人,秋天收获粮、菜10多万公斤,每个职工补助粮食32.5公斤(比平均水平多7.5公斤),各钻井队也分得一部分调剂粮、菜,职工生活有了改善。到1962年,二大队又产粮食8.5万公斤,菜16.5万公斤,各队食堂都变了样,已经能做豆浆、炸油条、生豆芽,土豆、白菜、萝卜保证供应,在全油田第一个实现了“手中有余粮,保会战不慌”的目标。
2016-12-28 来源:中国石油报

本文由http://www.mapping-zone.net/dafa/783.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健康(1)   延迟(1)   诊断(1)

下一篇:大庆物资公司年度收入超过6亿元上一篇:新增3项保运合同 签约额达2964万元 中油电能新疆供电“为油保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