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龙虎斗网站

中国石油
首页 > 企业动态
弘扬石油精神:铁人纪念馆——王进喜的足迹
打印 2019-11-18 16:22:43 字体: [大] [中] [小]

1938年,王进喜进旧玉门油矿当童工。

1938年,王进喜进旧玉门油矿当童工。

首都公共汽车背着“煤气包”,王进喜百感交集。

首都公共汽车背着“煤气包”,王进喜百感交集。

王进喜骑过的摩托车等遗物。

0213724006

0213723006

0213725006

0213726006

王进喜骑过的摩托车等遗物。

1960年,王进喜受伤仍坚持指导打井。

1960年,王进喜受伤仍坚持指导打井。

王进喜给“质量全优井”送红五星奖章祝贺。

王进喜给“质量全优井”送红五星奖章祝贺。

0213729006

  王进喜将个人的前途命运始终与石油工业发展、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苦干实干,从放牛娃逐渐成长为“铁人”。这个过程中展现出的铁人精神与石油工业发展中涌现的其他精神一起,汇聚成“石油精神”,引领百万石油职工从一个辉煌走向又一个辉煌。
  迷茫 放牛娃的前路在何方
  1923年10月8日,甘肃省玉门县赤金区巷口子村,王金堂而立得子,取名进喜。迎接小进喜的只有漆黑的光炕、空荡荡的破屋以及凄凉和冰冷。这都是因为贫穷!
  也正是贫穷,磨炼了王进喜的意志,养成了他刚毅倔强的性格,也为他增添了勇气和智慧。
  王进喜幼年时期,正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被“三座大山”压迫最重的时期。5岁,父亲被地主诬告入狱,出狱时已经双目失明。6岁,遇上大灾荒,王进喜为爸爸带路去要饭。贫穷、饥饿、要饭——社会给王进喜上的人生第一课,太悲怆、强烈了,对他的未来产生深刻影响,成为他终生报国的动力。
  10岁那年,人祸连着天灾,父亲被地主打伤,年底又发生了大地震。生计所迫,王进喜不顾母亲反对,和3个小伙伴赶上百十头牛进了南面的祁连山。朝夕相伴,小进喜对牛产生了感情。这种儿时形成的“黄牛情结”影响了他一生。
  14岁,马家军抓兵要对付红军。抓兵是常事,抓一次兵就是一次灾难。王进喜几经辗转,逃到一个叫毛布拉的深山沟,放羊人收留了他,住在草窝棚里。王进喜辗转打听到消息:兵还在抓,父母没事,千万别回家。
  严冬的祁连山大雪盖地,干涸的河川风沙满天,沙滩上芨芨草和骆驼草迎风挺立。少年王进喜在冷寂的大地上奔来走去,反复地想:我往哪里逃?怎样才能活下去?
  是啊,旧社会穷人的活路究竟在何方?
  闯将 从钻井工到钻井队长
  1950年春,王进喜通过操作考核成为新中国第一代钻井工人。王进喜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他所在的玉门油矿也迎来了生产热潮。
  当时,解放军大部队进军新疆,急需油品。全矿4部钻机开足马力,为新中国拼命打井。郭孟和等一批优秀钻工脱颖而出,成为新中国第一代工人出身的钻井队长,他的徒弟王进喜也在这个时代茁壮成长。
  为了尽快找到像老君庙一样的油田,玉门矿务局做出甩开勘探河西走廊的决策,1954年开始白杨河油田勘探。就是这个战场上,王进喜领导的贝乌5钻井队首次实现钻机整体搬家,创造了中国钻井史上当天搬家、当天开钻的纪录。
  1956年年底,白杨河构造3口探井全部试采出工业油流,白杨河油田诞生。也是这一年,王进喜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是他人生的一个里程碑。贝乌5队就是现在闻名全国的1205钻井队的前身。
  1958年9月,白杨河钻井会战中,王进喜带领贝乌5队创出月进尺5009米的全国钻井纪录,贝乌5队被命名为“钢铁钻井队”,王进喜被誉为“钻井闯将”。
  同年10月,新疆克拉玛依现场会上,石油工业部部长余秋里和副部长康世恩亲自把表彰锦旗授给王进喜。
  “钻井闯将”在石油城练就了一身本领。
  立志 为国甩掉“贫油”帽子
  经过恢复和发展,玉门建成了我国第一个天然石油基地。为了加快玉门油田的建设,1958年7月,在全国石油现场会上,王进喜提出“(钻井进尺)月上千(米),年上万,玉门关上立标杆”的奋斗目标。王进喜摸索出一整套优质快速打井经验,为提高钻井速度和质量闯出了新路。1959年创年钻井进尺7.1万米的全国纪录,一年的进尺相当于旧中国42年钻井进尺的总和。
  1959年9月,王进喜被选为全国劳动模范和全国“工交群英会”代表。和当时全国著名劳动模范一起参加国庆观礼,见到日夜想念的毛主席,王进喜激动得睡不着。
  “群英会”休会期间,王进喜参观首都“十大建筑”,看到行驶的公共汽车因为缺油而背上“煤气包”,百感交集。
  当时,“中国贫油论”让新中国陷入能源危机和石油困惑中。在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除了几个人造油厂外,没有油田横空出世,已经建成的玉门、克拉玛依等油田,都偏居西北一隅。祖国需要的大部分原油仍然要从苏联等国进口,就连首都北京,公共汽车都要背上“煤气包”。想着想着,这位坚强的西北汉子,蹲在北大红楼附近的街头流下了热泪。王进喜默默立志要为国分忧、为民族争气,把“贫油”的帽子甩进太平洋。
  也正是这次“群英会”,王进喜听到松辽盆地发现大油田的消息,要求参战并很快得到批准。
  榜样 苦干实干得名“铁人”
  松辽盆地发现大油田,开启了大庆石油会战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1960年3月中旬到4月初,半个多月的时间里,4万人在大庆集合,在松辽盆地唱响一曲又一曲慷慨壮歌。
  王进喜带领1205钻井队下了火车,一不问吃,二不问住,先找调度:“我们的钻机到了没有?我们的井位在哪里?这里的钻井最高纪录是多少?”本队钻机没到,就帮助别的队卸车,连卸了7天,被评为“干劲第一”,成为有名的义务装卸队。
  钻机运抵大庆萨尔图时,吊车、汽车、拖拉机非常少,60多吨的钻机无法卸车、搬运和安装。王进喜对大家说:“遇见困难怎么办?这就像打仗一样,不能退下来。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他带领全队把钻机化整为零,人拉肩扛从火车上卸下来,运到马家窑附近的萨55井安装。3天3夜,王进喜没离开车站和井场。行李放在老乡家,一次都没去睡过。房东赵大娘看见王进喜这样拼命干,对工人们说:“你们的王队长可真是个‘铁人’哪!”“铁人”之名从此叫响。
  大庆石油会战,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和矛盾,人们有各种不同的思想。石油部组织职工学习《实践论》和《矛盾论》,用实践第一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分析形势,解剖矛盾,统一了人们的思想,“铁人”王进喜则用行动为大家树立了榜样,营造了浓烈的比学赶帮气氛,引导大家苦干实干,最终取得会战的胜利。
  担当 标杆队问题井也得填
  大庆石油会战初期,生产管理相对薄弱,部分钻井队过于追求速度忽视了质量。1961年一季度,大庆共钻23口井,其中4口误射孔,5口固井质量不合格,4口井底冲洗不干净,5口油层浸泡时间过长,就连1205队这样的标杆队也打斜了一口井。会战总指挥康世恩再也坐不住了,横下一条心,一定要把忽视质量的倾向扭转过来。
  4月19日,会战总部召开千人大会,集中解决钻井质量问题。已经担任大队长的王进喜从工地赶到会场,一进门就有人劝他“赶快趴下”;这位好心的同志说,我们正在接受批评。王进喜说:“我不能表扬时戴花上台当英雄,受批评时就趴下装狗熊。”说完,挺起腰杆子走上主席台,站在指挥部领导身旁,接受批评。
  后来,1205钻井队填掉了打斜的井。有人说:井斜也不影响使用,填了这口井,就给标杆队史写下耻辱的一页。王进喜说:“没有这一页,队史就是假的。这一页不仅要记在队史上,还要记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我们填的不光是一口井,还填掉了低水平、老毛病和坏作风!”从此,“干工作要为油田负责一辈子,要经得起子孙万代的检查”成为石油人的座右铭。
  第二年,一把火烧了中一注水站。大庆认真查找原因,并制定“加强基础工作”“全面管好生产”的工作方针,把一把火烧出的问题制定成行之有效的制度,这就是“岗位责任制”。
  1963年年底,大庆正式提出培养队伍“三老四严”的优良作风,油田管理出现新面貌。
  品质 干部更得当“老黄牛”
  当了干部,“铁人”功高不自傲、位高不自居。王进喜常说:“我从小放过牛,知道牛的脾气。牛出力最大,享受最少。我要老老实实为党和人民当一辈子老黄牛。”
  “铁人”有条家规:公家的东西一分也不能沾。王进喜有严重的关节炎,上级领导为照顾他,给他配了一辆威力斯吉普车。王进喜用它来送料、送粮、送菜、拉职工看病,成了大队的公用车。他坐车出门,见路边有工人就捎上,有时要坐六七个人。这辆车工人、干部都可以用,唯独他自己家人不能用。老母亲病了,还是大儿子用自行车推着奶奶去卫生所。
  会战初期,粮食定量低,职工吃不饱,王进喜就叫老伴把苞米面炒好,用干粮袋装上带在身边。吃饭时他就抓把炒面用开水冲了充饥,从不吃井队的饭菜。在“铁人”身上充分展示出一名共产党人廉洁自律的优秀品质。
  “铁人”对自己和家人要求严格,对职工却关怀备至。司钻陈国安病了,在大庆治不好,王进喜利用开会机会把他送到省城医院和北京宣武医院治疗。王进喜自己的小女儿患小儿麻痹,却耽误了治疗时间,留下终身遗憾。
  “铁人”爱孩子,把他们当成油田的未来。他亲手创办了帐篷小学,学校第一批只有6名学生,“铁人”自任校长,给孩子们上了第一课。后来,这所小学被命名为“铁人小学”。
  矿区 家属问题就是实际问题
  大庆石油会战初期,正值我国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职工住房、吃粮都面临着极大困难。1961年春天,来矿家属已经有9600多人。开始,动员家属回去,但是有些家属的确无处可回。
  王进喜急得找康世恩:“时间长了,不让带家属也不行啊!”有职工必然有家属,这就是必须解决的实际问题。有的家属来到大庆,自己动手开荒种地,养鸡养猪,解决口粮问题,这启发了会战领导。1961年12月,会战工委会议号召各单位把家属组织起来,参加集体劳动生产。
  随后涌现了5名家属到15公里外草原上安营开荒,种出900多公斤粮食、上万斤蔬菜的典型事迹,这就是“五把铁锹闹革命”的故事。
  到1962年年底,已经有3800多名家属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组成了182个家属生产队,种地4000多亩。第二年,近1.3万名家属加入生产队伍,保障了会战的胜利。这也形成了大庆政企合一的管理体制。群众反映,在这样的矿区生活,工人做工,家属种地,男女都有收入,孩子就近入托、上学,生产、生活两不误。
  王进喜响应会战工委号召,发扬“南泥湾精神”,起早贪黑,带领职工和劳动家属开荒种地、烧砖割苇、盖“干打垒”住房,让职工和家属“吃饱肚子去会战”“回来有个窝”。他还带领工人们修油田公路、建粮店,建起了功能齐全的生活基地。
  尽瘁 胸怀全局再学“两论”
  就在大庆油田全面发展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文革”给石油工业发展带来了严重影响,工程质量下降,油田地下形势恶化,事故不断发生。油田含水很快从29%上升到53%;65个开发区块,58.5%出现低压区;油田产量下降,到1968年9月,日产量由3.6万吨降至一半。
  为捍卫大庆红旗、保卫大庆油田,王进喜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带着大庆工人的嘱托,于1970年年初来到北京。他要找上级部门,找周总理反映大庆的真实情况。石油部军管会主任听取了王进喜的汇报。王进喜谈得头头是道,有数据,有分析,谈到动情处,这个铮铮汉子竟然掉下了眼泪。
  石油部军管会根据王进喜的汇报内容,整理出《当前大庆油田主要情况报告》。3月18日,在国务院一个小会议室,周总理听取王进喜和大庆另一名领导关于大庆情况的汇报。周总理在《报告》上批示:“大庆要恢复‘两论’起家基本功。”
  大庆人大张旗鼓传达了周总理的批示,组织了“八四三”会战。截至1970年年底,累计抢修、抢建油井682口、注水井190口,杏树岗油田有3个新区块投产,基本上扭转了产量下降的被动局面。可惜,王进喜没有看到这一幕,这一年11月15日,47岁的“铁人”因病离开了大家。
  “铁人”逝世后,大庆油田做出“向铁人王进喜同志学习的决定”。大庆人继承“铁人”遗志,把他未竟的事业进行到底!

2016-07-27 来源:中国石油报

本文由http://www.mapping-zone.net/zzjg/331.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卡车(1)   地质(7)   党委(2)

下一篇:民营企业党组织书记培训示范班在铁人学院开班上一篇:员工有激情 党员增动力 队伍现生机——大庆采三北五联党支部巧用“加减乘除”法工作调查